• <menu id="qw8iu"></menu>

    精美絕倫的國禮瓷器是咱“寶安造”

    分享到: 更多
    2016-03-23 來源:中華陶瓷網

      瓷器,金、木、水、火、土和諧統一的結晶。作為一種古老的遺留,瓷器之美,在于入窯一色,出窯萬彩,百轉千回,而至溫潤如玉。

      昔年,瓷器名都景德鎮所產青白瓷,“白如玉、明如鏡、薄如紙、聲如磐”,成為中國瓷界豐碑,馳名百代。

      去年,適逢西藏自治區成立50周年,中央政府向西藏地方政府贈送的藏慶禮品瓷,以設計難度之大、品質要求之高,被譽為代表當今中國乃至世界陶瓷行業的最高水準。

      由中央美院設計學院院長劉波教授領銜設計的這套“國禮”,美輪美奐:酥油茶杯以西藏吉祥八寶圖案為主要元素,以浮雕金工藝制作,高貴精致,金光燦爛;吉祥八寶杯器形挺拔圓潤,膚細凝脂,如金鑲白玉;供奉碗作為供奉神器,器形圓滿,色澤純正,金邊莊嚴,精神氣韻不可用一碗而量。

      或許很難想象,如此美得不可方物的瓷器,并非出自于景德鎮、唐山、淄博、潮州、醴陵等傳承百代的傳統陶瓷產區。

      在深圳觀湖樟坑徑社區,一排并不顯眼的廠房建筑掩映在紅花綠樹中,安靜而祥和,這里是深圳國瓷永豐源的廠區所在地。那精美絕倫的國禮瓷器,正是誕生在這方毫無陶瓷生產歷史的土地上,誕生在一群苦心孤詣的匠人手中。

      事實上,早在拿下“國家任務”前,這群匠人設計、燒成的瓷器,已揚帆出海,踏上新時代的“絲綢之路”,名重異邦……


      嘗試嘗試再嘗試三晝夜攻下行業短板

      “如果對方要求了A,你就給出A,這不是匠人所為”,盧邊芳所理解的工匠應該是,在A的基礎上,主動給出多種A+的優化方案。

      一說到“國家任務”,盧邊芳立刻眉飛色舞。“5天的時間,從開模到做出小樣,我們創造了行業紀錄”,而在這個奇跡般的過程中,盧邊芳個人參與的最大貢獻是,她負責的部門突破了陶瓷行業多年的短板——浮雕白。

      19歲入行,從最底層的花紙收集員做起,直到今天深圳永豐源花紙部實驗室主任,盧邊芳在陶瓷行業一泡就是10多年。

      去年4月中旬,永豐源董事長劉權輝帶領盧邊芳等一行人緊急飛抵北京,去接受一項重要任務。彼時,西藏自治區成立50周年慶典在即,中央美術設計學院院長劉波受命設計此次慶典中央政府贈送西藏地方政府的禮品瓷器。永豐源正是受邀參與競標的生產廠家之一。此后,這次生產任務被永豐源內部簡稱為“國家任務”。

      面對生產廠家,劉波提出了要求:禮品除了底部露白,其他部位做成單金。“他認為,單金加凸臺就是浮雕的效果”,盧邊芳回憶,“我們認為,我們有更好的工藝,可以更加完美地呈現產品的特點和神韻”。

      永豐源提出了多種優化工藝方案,最終劉波敲定:浮雕金加浮雕白。

      這么“多此一舉”,永豐源給自己,確切地說,是給盧邊芳擺出了一道幾乎不可能的任務。

      在陶瓷行業,浮雕金屬于相對平常的生產工藝,而浮雕白卻是整個行業的短板。“白色面積過大,就會導致兩邊凸起而中間凹陷,完美的浮雕白應是兩邊與中間有個平滑的弧度,退而求其次,也應是平整光滑,不顯突兀”。

      盧邊芳所在的花紙部,負責陶瓷花紙的顏色調配與印刷工藝研發,浮雕白是花紙工藝的重要環節,也是整個陶瓷界一直未能攻克的行業課題。

      “如果對方要求了A,你就給出A,這不是匠人所為”,盧邊芳所理解的工匠應該是,在A的基礎上,主動給出多種A+的優化方案,“不僅是讓對方滿意,更要讓自己滿意”,她強調,“從你手中出去的東西應該是最完美的”。

      凌晨3點,從北京飛回深圳永豐源,盧邊芳便一頭扎進了車間。連續三天三夜,不間斷地嘗試:第一次,添加顏色,失??;第二次,使用新材料,失??;第三次,將浮雕白的面分解為線條,不行;第四次,將白面分解為點,可以了,但浮雕厚度又不夠了,再試……


      到第四天的時候,印出的花紙讓盧邊芳眼前一亮,她不敢相信,那么多專家,那么多專業人士沒能破解的課題,居然讓她找到了答案!

      “沒有干活累死的,只有生病病死的”,這是19歲入行時父親的叮囑,從此成為盧邊芳為人處事的準則。

      還是在做技術員的時候,好強的盧邊芳便令同事們驚嘆了一把。實驗室里不同品牌的顏料,分門別類,一一標號,超過200瓶,21歲的小盧堅持每天記一種顏料的編號、色彩與屬性。如此反復,半年多后,隨便一種編號的顏料,她信口拈來。

      私底下,盧邊芳并不認同自己的工匠身份,她謙虛地認為,自己只是一個靠手藝吃飯的人,跟工匠沾點邊。但不管是作為工匠還是手藝人,這個好強的北方女性都覺得,“必須對自己狠一點”。

      試錯上百次燒出極致產品

      從事燒成多年,龔劍掌握了一手絕活,一個瓷器拿到手中,他都能知道是什么瓷質、燒成的溫度范圍、瑕疵在哪兒、哪道工序出了問題以及可以如何改進。

      陶瓷行業有一句俗話:生在山上,死在窯上,講的是陶瓷原料產自山上,最終往往因為燒制不過關,成為廢品,被棄如敝履。

      永豐源出品的是高檔骨瓷,燒成溫度范圍比較狹窄,素燒的溫度是1260℃,燒成的實際溫度范圍誤差只能在20℃—30℃之間(儀表顯示溫度誤差是5℃)?;鸷蚩刂剖М?,輕則瓷器變形、爆裂,重則窯爐崩塌。

      因此,燒成,是瓷器生產中最重要的環節,對爐溫的把控,成為檢測一名窯工出色與否的關鍵標尺。

      永豐源骨瓷窯爐二班組長、35歲的龔劍,1997年入行陶瓷業,十幾年干的唯一的行當,就是燒成。“國家任務”的成套瓷器,就是出自于龔劍和他的同事們的窯爐。

      燒成這個行當,沒有教科書可言,基本靠傳幫帶,而徒弟自己的勤奮尤其重要。

      最初接觸窯爐時,龔劍笑言,“師傅留了一手,只教了一些淺表的東西”。為了成為一名合格的窯工,龔劍每天都要跑兩三趟,將窯爐長度、產品的燒成軌跡、從精胚到成瓷的收縮比、每一個燒嘴上瓦斯與風的比例等等,一一測量記錄。直到如今,隨時記錄已是龔劍雷打不動的職業習慣,筆記記了厚厚兩大本。

      “干哪一行,都必須執著、細心、耐心”,龔劍并未將自己的工作和工匠聯系到一塊兒,他只是本能地認為,沒有在一個行當里面鉆研十年八年的,不配稱為工匠。在他眼中,執著如瑞士、日本工人,一生終老于某一個行當,才是真正的工匠。

      干了10多年燒成,僅僅在永豐源,每天一窯的燒成品都多達上萬件,但龔劍最費心也是最得意的,還是“國家任務”。

      這是一個不斷試錯、一點一點改進的過程。“加班加點,先是鹵燒,結果花瓶的脖子歪了,開裂也多,然后再用圍棉降溫”,在龔劍貌似輕描淡寫的言談中,“試錯”是一個不斷出現的詞兒,這也是他對“執著”的另一種闡釋。

      在大型瓷版畫“南粵風情”的燒成階段,龔劍和同事們更是試錯百次以上,每錯一次開一次總結會,不斷改進燒成方法。“每次改進一點點,直到達到設計的要求”,他平靜地說。

      從事燒成多年,龔劍掌握了一手絕活,一個瓷器拿到手中,他都能知道是什么瓷質、燒成的溫度范圍、瑕疵在哪兒、哪道工序出了問題以及可以如何改進。

      “身處這個行業,讓我覺得有很大的突破、獲得什么樣的專利,我感覺不到”,當記者問起,是否渴望成為行業一流人物,龔劍一臉淡然,“我就一直兢兢業業,標準就是做好,就是做的東西要對得起自己,不要做出廢品來,就是要做到每一天都有一點進步”。


      現代新工匠以科技力量追求細節完美

      “當你確定工藝路線和工藝參數的時候,你會得到同一種東西,這就是科技的魅力”。

      與盧邊芳和龔劍自學成才不同,永豐源研發部副部長孟瑞飛屬于典型的科班出身。

      這是一位有著80后的叛逆與浮躁以及70后敬業精神的年輕人。在“當代官窯”永豐源,他從一名普通的工藝技術員干到研發部副部長,只用了7年時間。

      科班出身的孟瑞飛對科學的力量堅信不疑,他相信,任何事物都可以在既定條件下實現反復,具體到陶瓷行業,“當你確定工藝路線和工藝參數的時候,你會得到同一種東西,這就是科技的魅力”。

      每當有客人拿過來新產品,孟瑞飛做的事情如同庖丁解牛:分析這是一個什么樣的工藝路線,是一個什么樣的瓷種,用到什么樣的原料,工藝難度有多大,未來的生產難點,和產品的生產成本大概是多少……

      崇信科學并不妨礙工匠精神。孟瑞飛直言,自己屬于實干型。做技術員的時間里,有段日子,他連續干了兩個多月的夜班,幾乎沒有白天黑夜的概念。

      “別人換班了,我可以不去吃飯,陪著接班的人一起干,下班的人來接班的時候我才走”,這樣玩命的結果是,他搞清楚了整個車間人員的習慣,“哪些人什么時候換工作服,哪些人什么點去喝口水,哪些人幾點準時到”,甚至知道“什么人是什么性格,調配的東西會達到什么結果”,以至于他最后能基本掌控每個人做事的結果了。


      也因此,孟瑞飛更喜歡稱自己為新時代的工匠,結合現代化的技術、科學知識,去達成一個設想。

      從他的手中,永豐源誕生了多項陶瓷行業的專利。他創新了新瓷種——鎂質強化瓷,革新了陶瓷裝飾磨砂金,推動了陶瓷等靜壓自動化技術發展。但是,每當進入研發狀態,他總是跑到一線去,與普通工人同吃同住,“早上干凈清爽地出門,晚上一身泥土地回到宿舍,九十點下班是常事。”

      他們眼中的“工匠”和“精神”

      在邁向現代化國際化創新型城市的征程中,工匠精神無疑是深圳產業必不可少的基礎性力量。工匠精神如何鑄就?工匠精神之于匠人個體、企業主體乃至一地經濟社會發展,具有怎樣的價值?又該如何培育和推動工匠精神?且聽聽工匠自身的感悟。

      深圳永豐源花紙部實驗室主任盧邊芳:

      企業領頭人關乎工匠精神的存續

      從新聞里,我知道了工匠精神,我覺得我就是一個靠手藝吃飯的人,和工匠還差一點吧。真正的工匠,一定要充滿好奇心,樂于鉆研;應常懷忐忑之心,許多時候,因為時間緊迫,我交出去的東西不是最好的,我總是忐忑不安,我總是對對方說,能否多給我一點時間,我能做出更好的。

      傳統視角中的工匠,往往讓人聯想到閉門造車。但我覺得,匠心來自于生活,是生活中的藝術和靈感令工匠們匠心獨具。在攻克浮雕白的行業短板時,我幾乎是窮盡了所有的專業知識,最后反而是生活中的見聞啟發了我。

      其實,最該具有工匠精神的,首先應該是企業的領頭人,而不是技術人員。否則,工匠精神必然不能在企業存續。這是我從我們董事長身上得出的結論。在永豐源,最大的工匠是董事長,這不僅僅體現在永豐源的瓷器制造是五代傳承。讓我印象深刻的是,在競標國家任務時,是董事長首先主動提出,以更高更精細的工藝來呈現中央美院的設計方案,在攻克浮雕白的過程中,也是董事長不斷在鼓勵我們“再試一次”。要知道,試錯是需要巨大的成本投入的。


      永豐源研發部副部長孟瑞飛:

      現代科技呼喚新工匠

      我對工匠的理解,就是對一件事情孜孜不倦地鉆研,對一個作品、一個行當,反復研究雕琢,達到一定的高度。這個高度包含了一種追求、一種境界、一種藝術的高度,這應該就是工匠精神。

      我更喜歡稱自己為新時代的工匠,我會結合現代化的技術、科學知識,去達成一個設想。不能再像以前一樣只知道“砰砰砰”拿手去敲,這太單一了,如果你知道運用現代科技,你說你做出來的東西能有多完美,真是不見得。

      我覺得工匠不單單是追求產品的外在美,新時代的工匠也應該知道如何去創造更大的價值。同樣一個產品,假若它的燒成溫度原來是1380度,但通過技術手段,降到1280度或者更低,在能源節約上來說已經是很大的進步,產值也相應提高了。

      我內心有一個想法:陶瓷行業要繼續生存和發展,必須要有一個符合這個時代潮流發展的生產方式,改變勞動密集型,推動技術自動化是必然的趨勢。這也是我身為一個新時代的工匠希望去做的事。

      我曾到日本和德國這兩個陶瓷強國去交流學習,我比較認同他們做事的方式,那種認真勁兒確實可以橫掃一切,他們的產品都透露著一種工匠精神。但是日本的精細化和德國的自動化也是我最為佩服的。


      永豐源骨瓷窯爐二班組長龔劍:

      真正工匠一定需要傳幫帶

      盡管“兩會”都在說工匠精神,但我覺得大家對工匠的理解其實還是很膚淺。

      在我的觀念里,工匠的概念,只有在老一輩人手中才有,而且,工匠一定是要傳幫帶出來的,不是現在的科班教育能夠培養的,很簡單,窯爐這一行,熱工學專業的學生或許很懂理論,但每一座窯爐都有自己的特性,這一定需要在實踐中反復摸索才能掌握。遺憾的是,對于工匠,我們更為看重的依然是學歷,而非經驗。

      工匠精神的核心在于執著吧,至少像我這樣,十幾年都在干著同一個行業,并且不停在鉆研和進步。

      對我這種最基層的工匠而言,第一就是提高良品率,第二是做到精益求精,比如,按照現在國家的陶瓷標準,我們已經做到A級品了,但A極品有一個范圍,我們總是盯著最高的等級標準。主動向最高標準看齊,這就是精益求精。

     

     
     

    相關新聞

    版權聲明

    1、凡本網注明“來源:中國輕工業網” 的作品,版權均屬于中國輕工業網,未經本網授權,任何單位及個人不得轉載、摘編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經本網授權使用作品的,應在授權范圍內使用,并注明“來源:中國輕工業網”。違反上述聲明者,本網將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
    2、凡本網注明 “來源:XXX(非中國輕工業網)” 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信息之傳播,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
    3、如因作品內容、版權和其它問題需要同本網聯系的,請于轉載之日起30日內進行。

    返回頂部
    性高朝,超短包臀裙办公室爆乳,白丝祙美女用脚玩男生的下面
  • <menu id="qw8iu"></menu>